大家好,我是来自TCP战队的Keaidepy。在不久前,我有幸和众多中国牌手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顶级玩家一起参加了在美国克里夫兰举行的第一届Mythic Championship。虽然我的成绩比较中庸(第一天6-2 第二天1-5drop),但作为目前我参加过最高级别的万智牌赛事,这次比赛着实让我收获了很多。以下我将从几个不同的方面简要为大家介绍一下我的一些感悟。

郑沛元:我的MC克里夫兰简报

 

一. 构筑套牌的选择与构组

 

在参加本次比赛之前,我一直自认为是一个以标准构筑见长的选手。毕竟在之前参加的所有标准构筑大奖赛中,我全部获得了职业积分,这也让我对标准构筑较有信心。然而当效忠拉尼卡发售之后,我发现如今面临的很可能是入坑以来最为困难的T2环境。在之前的既定计划中,我原本打算在新系列mo上线两周环境稳定之后锁定最好的套牌。然后用剩余的两周加以练习,此后用孟菲斯大奖赛以赛代练,再参加MC克里夫兰。但事实上我并没能在百花齐放的meta中立刻找到所谓“最好的”套牌,几经筛选之后,我仍然还有苏勒台中速,红蓝龙兽,纯蓝节奏和俄佐立快攻这四个选项。在此时,我选择了一种十分愚蠢的方式,那就是用一周时间把他们都尝试一遍,这一举动耽误了我本就宝贵的练习时间。在一周过后,我才终于淘汰了操作相对复杂的龙兽和小蓝;在动身前往孟菲斯前三天,我终于确定了选用俄佐立快攻,而淘汰苏勒台的原因是因为我并不觉得自己能在专业赛赛场上与职业玩家的中速镜像战中占到优势。我想假如还有下次机会,我一定会在一开始就选择一套牌然后狠下心把它练到底吧。好在我在两天时间内用这套牌在mo取得了共计22-5的战绩,这也给我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然而,我在线上遇到较多的小白对局蒙蔽了我的双眼,这让我相信扣留代行官是一张值得进主的单卡。于是在孟菲斯大奖赛我使用了主备2+1的配置,然后我就被苏勒台打了个稀烂,其中一局我扣押了对手两个玉光寻林客,然后被对手反手蔑视探查了四次。最终,我才凭借着一些优势对局和较弱的对手勉强获得了10-5的成绩。看似可以接受的成绩导致我并没有发现这张牌较差的事实,在克里夫兰的赛场上最后仍然使用了它,最终的结果也不尽如人意。

郑沛元:我的MC克里夫兰简报

虽然俄佐立快攻的构筑可能已经是相对简单的了,但其中仍然存在着不少的奥妙,从一费曲线的数量,到艾唐托先锋和什一税征收员的配比,再到是否使用难破妙阵,光是主牌就已经能有如此多不同了。或许人们会觉得用一两张的牌打一场比赛也不一定能抓到几次,直接导致输掉比赛的概率更是微乎其微,但正是千万个这样细小的差距叠加在一起才体现出了我们和职业玩家的差距。直到看到进入八强的葡萄牙著名选手Marcio Carvalho构组的俄佐立快攻之后,我才恍然大悟,这应该才是最好的构筑方法吧。

在过去我曾经一直以为专业赛上我们在限制部分才是落后最多,最难提高的;但这次我却意识到真正问题在于构筑。当我看到众多pro发出战报讲述如何选择和构组套牌,看到他们的数据分析过程和逻辑之后,我感觉想要达到他们的高度实在是太难了。在他们已经对各个对局的关键点了如指掌的时候,我好像还在抄着牌表和亦真亦假的换备攻略以及看着发布在官网自己的5-0牌表傻乐呢。

二. 团队协作与实体万智牌的重要性

 

在过去,我最喜欢看的万智牌类视频应该就是Paul Cheon以前参加专业赛时记录火球战队如何准备以及赛前生活的vlog了。

郑沛元:我的MC克里夫兰简报

那时我也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参加一次专业赛前和好友们的合宿,感谢此次有史以来最多中国牌手参加的专业赛把我的梦想变成了现实。由于之前一周GP孟菲斯是标准赛制的缘故,有很多中国牌手选择了提前来到美国,这让我们有了约一周一起练习的时间。

 

郑沛元:我的MC克里夫兰简报

在这几天中,我们每天大约会打三个左右轮抓,另外也穿插着一些构筑的练习。对我本人而言,虽然在来之前已经在线上打了约70个轮抓,但我对本系列限制还是一头雾水,这不外乎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线上轮抓采用联赛制,你打的对手很可能都不是和你一起抓的,这也造成了大家都不会卡断其他人的强牌而更愿意一心一意抓自己的。二是环境原因,虽然我已经尽力抓紧一切时间练习了,但在大学宿舍或是外出游玩时的酒店里,我实在是有点难以做到全神贯注的玩万智牌,因此很多时候我基本都不做过多思考就直接自动驾驶了,这造成了练习效率大大下降。而我们在克里夫兰练习时不仅完美的解决了这两个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获得了和同桌其他人交流的机会。我们可以在抓完之后立刻与上下家讨论精确到每一抓的选择,这不仅给了我能从“上帝视角”回看这次轮抓的机会,更让我有机会了解到其他人的想法以及他们对不同牌的看法。除此之外,和主编以及支pro等限制技术达到世界级水平的牌手进行讨论着实也让我学到了很多自己练习估计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领悟的要点。正是因为有了这样高效的限制练习,这次中国军团取得了十分优异的成绩,在第一天的轮抓部分有足足六人获得了全胜的战绩,看到第三轮结束后前二十名leaderboard上五面五星红旗飘扬的场景,我着实感到自豪。 最终,我们有多人取得了5-1或者4-2的成绩,这应该是专业赛历史上中国选手限制部分成绩最好的一次了。

 

郑沛元:我的MC克里夫兰简报

另外不得不承认,实体万智牌的不仅给我提供了一个相对竞技的游戏氛围,更是支撑我继续玩这个游戏的动力。与人斗,其乐无穷——除了游戏策略之外,观察对手的行为举止,使用心理战术以及搓牌时的快感都能带给我别样的乐趣。更为重要的是,正是实体万智牌让我有机会认识了如此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虽然他们或许和我有着差距甚大的生活圈子,但正是万智牌让我有机会了解他们以及他们的故事。虽然去年年底威世智的政策改革预示着未来万智牌的发展将向电子竞技倾斜,但我也希望他们尽量不要减少实体万智牌的比重,毕竟现在能和人面对面玩的游戏着实不太多了。

三. 心理和生理状态的调整

 

在三个月前的亚特兰大战报里,我曾经提到过自己已经开始奉行快乐万智牌这一理念,也就是不再强迫自己达到某些目标而是享受这个游戏的过程。如今,我似乎的确做到了这一点,在第二天经历一串连败之后我的心态好像也没什么太大波动。但在回程的飞机上,我却开始了对自己的质疑,之前做梦都想要踏入的赛场,难道我来这只是为了随便玩玩么?我从心底里好像已经开始有点怀念过去那个好胜的自己了。在整个一周玩万智牌的过程中,我可能最认真的时候就是和支pro对局的时候了。每次看到他认真的神情和散发出的好胜心,我不仅觉得我也认真是对他的一种尊重,更想靠自己的努力战胜眼前这个实力强大又气势汹汹的对手。但在专业赛的赛场上,我好像却没有这么斗志昂扬,脑子里时常闪现“反正对手比我玩的好,人家赢了也是应该的“这种想法。我不得不承认,对局中思考这些无疑给自己泄了气,在比赛的过程中,我也的确因为注意力不集中犯下了几个错误。 到现在我好像也没想明白到底哪种方法能让我感觉更好一点,或许只有当我从中找到那个平衡点的时候才能让我有机会play better magic吧。

最后我想要谈谈生理状态的问题。在准备这次比赛的前两周左右,我经历了一场感冒,更是咳嗽了近十天才好,这无疑影响了我的练习质量。我不禁想到某名德国选手在晴屋官网发布的文章也提到了自己时常生病,甚至还在某场专业赛开始之前患上了流感。的确,自从打算认真竞技万智牌之后,我进行体育活动的时间大幅减少,这恐怕是我生病的一大诱因,因此以后我打算恢复规律的体育锻炼,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另外这次比赛第二天之前我只睡了五个小时就自然醒了,让我感觉第二天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而这也或多或少的影响了我第二天的发挥,所以我想在比赛前保持规律的睡眠想必是很有必要的。而关于饮食方面,我以前一直秉持着打比赛不吃饭的原则,但这次我感觉中午实在是有点要低血糖了,只得去消费了热狗,事后我感觉吃个半饱应该也不会对大脑运转有什么太大影响。另外特别感谢香港大奖赛八强,来自苏州的厨艺爱好者熊健,他不仅在孟菲斯每天为大家烹饪了可口的早饭,在克里夫兰还让我品尝到了日思夜想的鸡汤和鸡蛋灌饼,可以说为本次中国军团的保障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

 

郑沛元:我的MC克里夫兰简报

 

写在最后

 

进入大学之后,虽然我参加比赛的机会比以前多了,练习量却比之前少了许多,这让我感到些许的无奈。而最近几周周末玩万智牌平时再回学校赶作业的日子也确实让我感觉有点吃不消了,所以在参加完接下来的线上RMCQ之后我想我要减少点玩万智牌的时间了。但这次MC克里夫兰确实让我感受到了和世界上玩的最好的人们同场竞技是多么的令人激动和回味无穷,因此我打算以后在充分准备的条件下仍然尽力参加能获得专业赛资格的比赛。在过去我曾经把万智牌当作逃避现实生活中困难的工具,我想现在是时候去正视这些困难了,不过万智牌也一定会一直伴我走下去,毕竟它已经是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了。

最后,恭喜韩总获得了伦敦MC资格,也祝更多的中国牌手能获得参加专业赛的机会,和各路高手一较高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魔法绵羊):郑沛元:我的MC克里夫兰简报

战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