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GP上也碰见过一个对手。我们被查了牌表,赢下他我几乎就可以进入PTQ8强。他是个贪婪的3色套牌,在我看来配地和组法很是奇怪,即使3回合手调3色炸赢我一把,我也有把握第三局战胜他。

本轮结束还有8分钟,我的对手还在慢悠悠的洗牌,我是蓝黑套牌,想要赢下他需要足够的时间,但是外围赛没有平局会数回合看血量,前期必然是对手玛尔都色组进攻性强。

 

我忘记了我被查牌表后拥有的十分钟左右的加时。于是我请求对手动作快一点。

但是对手依旧如前两局一般非常慢的打牌。第二个行动阶段没有费用还要拖好久时间。于是我叫来了裁判。

 

对手在裁判来之后打牌稍微快了一些,因为他一直下地手牌消耗很快。

在一手操作上,我因为纠结要不要赌对面下一掏不能掏个地3+4而思考要不要用回手算回合数,我发誓绝对没有超过30秒,而且手牌绝对有很多种打法。裁判给了我一个slow play.

我当时真的很生气,这个裁判也太偏心了吧!

对手被我航筝掠盗看过,2张明牌玩一分钟,没吃slowplay,而我5张手牌,蓝黑有丰富的组合,因为在算对手掏的概率就吃slowplay我很不甘心。

终于还是数回合了,对手又是tapout的第二个行动阶段想了很久被我要求行动之后说的让过,而他说让过前时间已经结束。

裁判说:【时间到,接下来,主动牌手回合结束后,请进行5个回合,外围赛没有平局,所以5回合后血量多的一方获胜。

我自然认为对手算让过第0回合,我有1/3/5三次进攻,我手里还有蔑视+吸血鬼印记,在突然死亡模式看5回合后血量的race战中,我认为我已经胜券在握了。

但是进行到我的第3个回合后,我蔑视解怪回2血,就要赢了时,裁判表示:

虽然时间到了我还没有重置进行回合内的操作,但是我对手在当时声明让过,实际上已经到我的回合了,所以我要进行024回合。

 

在裁判认为的第四回合眼下,等于对手就多了一次进攻阶段!

他14我10,我必须用贴了系命皮的航筝掠盗进攻回3血和蔑视的回2血取胜,可对手有2个二费熊,我若进攻,他反手还有一个熊打我2,我不进攻,对手也不需要进攻就能获胜…………

 

也太凑巧了!

如果对手没有多这么一次进攻阶段,我就恰好1血翻盘了!

而且如果接着打下去,我丰富的蓝黑手牌质量+一脚6血差的飞机,一定能击败打空手牌的对手!

我万念俱灰,不明白为什么裁判这个时候才干涉对局,本来我和对手都对用骰子表示的回合数没有异议,我的作战计划也早就设计好准备才最后收线,“戏剧性”的翻盘。

 

我思考了很久,天命已定。算无遗策,也只是小丑般的挣扎。

签字后,对手笑着伸手准备握手,嘴里说着“承让”之类的话。我气愤不已,第一次在赛场上拒绝和对手握手,并说到,“请你以后不要slow play或者故意拖延时间。

 

我刚起身,便想起了成绩单上应该还有加时!乘着还没收牌,我告诉在我旁边的朋友让他们看好场面,不要动,如果加时成立可以继续打。然后我走向外围裁判区,申诉这一情况,但是我甚至找不到刚才执法的裁判,看的出来他可能真的有急事——给我slow play警告,来不及查看是否有加时就宣布数回合,甚至在进行到对局快要结束后才指出他认为的【回合交替】和对局双方用骰子记录的回合不同,然后交了成绩单后就立刻消失。

 

我很多朋友是裁判,我也很尊重裁判,所以对局中我完全听从裁判主持,这边尽管对slowplay的双标我很不悦,但是赛场中我也坦然接受。

 

但是我找不到执法裁判了。我只能找主裁反应。

外籍主裁和另外裁判和我进行了中译英译中,并询问了工作人员之后,告诉我,成绩已经录用了,无法修正,他代表全体裁判组对我表示抱歉。

 

我只能接受这一结果。

 

举动合法甚至是比赛技巧但是确实恶心到我的对方牌手;

以及不去立即维护比赛正常进行,对对局细节敷衍了事的裁判;

还有“最终解释权”在手但是完全没有帮上忙的赛事官方。

 

我的lv2朋友安慰了我,说我忘记有加时,然后这裁判业务恰好不熟练,运气不好很可惜,没能进入PTQ8强。

尽管我甚至扭头就不记得对手的脸,对裁判工作也没有一丝不认可,但我的竞技积极性还是被极大的打击了。

认识我的人知道,江淮我比赛打得很多,但是那之后正好毕业换了环境,就不再四处飞机高铁打PPTQ名额,淡出PRO MTG了。

 

这是我的一个小故事。

只是道歉时恰好想到,拿来一提。

 

读者朋友一定要及时叫裁判监督slowplay和不要忘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星云频道):GP外围PTQ的小故事一篇(呼应主编遭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