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于The Dead Format播客,James Hsu,Julian Knab,Thomas Smiley 讲北京奥洛夫薪传赛、CardBoard Live和其他有趣的事情。由James Hsu独家授权枕妞臂微信公众号发布中文译稿。


源音频地址: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本次访谈录制于2018年12月23日


Thomas: 欢迎来到The Dead Format(过气赛制)播客。我不记得平时开场白都怎么说的了,总之今晚Ian不在,我们打算这期早点录,保证大家在节日里有东西可听,所以今晚就只有我一个人,跟几个从中国来的大人物一起。

James: 大家好,这是Julian,我是来自中国北京的James。

Julian: 大家好!

Thomas: 你们这周旅游加上打薪传比赛一定过得非常愉快。说真的,我都想不出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我今天去超市买东西,结果刚到超市就记不得自己本来打算买啥了。然后一回家才想起来有个要买的东西忘了买。你们从欧洲一路旅行到中国,还卷了在那举办的薪传比赛,真是令我佩服。

Julian: 说不上“卷”,我在里面拿到了十六强,感觉还不错。不过真正卷这场赛事的另有人在。

Thomas: 我等不及要听你讲了。我知道最近很多人在讨论中国办的这场比赛,也听说很多人专程过去参赛。你要不要讲讲赛事举办的事情,还有你和这比赛的关系?比赛举办的如何?

James: 那当然。这是北京一年一度的奥洛夫薪传专业赛,一般在每年十二月举办,到现在已经办了六年了。这是中国大陆规模最大的民间万智牌赛事,而且办的相当不错。赛事主办方钟爱《战争之王》这部电影,所以把比赛命名为“奥洛夫”,这是影片男主角的名字 。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当然了,他也钟爱万智牌薪传赛制。奥洛夫赛每年都打两天,第一天决出十六强参加第二天的冠军争夺战。奖金也是十分丰厚,在报名费仅仅40刀的条件下奖池一共有9000刀之多。简单地说,冠军可以拿到3000刀现金,这是非常恐怖的投资回报率。我们每年举办这场比赛只因为我们热爱薪传赛制,希望中国的薪传牌手们有机会享受比赛。说真的,很多中国牌手没有机会去海外参加GP之类的万智牌赛事。我们希望让他们有机会挑战大规模的薪传赛事,而这就是北京奥洛夫薪传赛的创始了。

Thomas: 我绝对从没见过总奖池比报名费总量的50%还要多的比赛。这牌手们可太赚了。

James: 那当然,而且还有无限的乐趣。今年比较特别的一点是我们特意邀请了很多海外牌手们和我们一起打比赛。所以实际上除了从德国赶过来的Julian之外,还有很多知名薪传牌手参赛。这真的很棒,因为中国玩家更多接触薪传赛制,对于未来中国万智牌整体的发展也是很有利的。我们很开心看到很多海外牌手赶来中国参赛。

Thomas: 过去的有不少顶级大师。我看到写《每周薪传》的Sean Brown也去参赛了,他是专门为金鱼写这个专栏的作者对吧?

James: 没错,他也是澳大利亚的万智牌播客The Salt Mine的播主。他现在住在日本,所以来中国参赛并不麻烦。他也一直是薪传赛制的重大支柱,看到他操控他喜爱的加拿大门槛(铁木尔掘密师)打入十六强很令人开心。 

Thomas: 真不错,我听过好多期The Salt Mine。还有Eric Landon,MO奖杯王也去了,他好像后来又去泰国旅游了?

James: 是,Eric Landon,或者说MO牌手ewlandon可能是在场最强的掘坟牌手。Julian说他是MO上的大哥,对吧?

Julian: 他当之无愧。只要你在MO上面打牌,就总会在各种地方碰到他。

James: 是这样。总之他也参赛了,而且成绩好像还可以。

Julian: 我相信明年会有更多的海外牌手过去参赛。今年是这场比赛邀请海外牌手的第一年,也让大家真正发现了这场规模宏大的比赛。我们也会把比赛录播上传到我的个人网站itsjulian.com上面,我相信这会让更多人听说这场赛事。而且还有很多名人是本打算过去的。我们和Andrea Mengucci谈过,他其实很想过去,但可惜和万智牌世界杯时间冲突了。我相信这场比赛一定会越办越大,因为就像James说的一样,这应该是世界上EV最高的薪传赛事了。而且北京很棒,我们一会儿再说,James带我们去了很多不错的地方。长城,故宫,颐和园……我相信明年的奥赛会突破200人大关。

James: 那肯定,我们今年已经有破纪录的152人参赛,也相信这个数字还会不断扩大下去。

Thomas: 嗯,我相信等视频放出来会相当不错。Julian你也知道,你自己办的Legacy Premier League(薪传超级联赛)吸引了很多观众,他们也会关注北京奥赛的情况的。而且我绝对相信你们对未来的期望。我看社交媒体上奥赛已经相当热门了,而且看你们在中国玩的也相当不错。

James: 那肯定。

Thomas: 是。

James: 而且也不只是比赛结束了就完事了,还有很多途径可以赛后参与。我们受网络条件限制没做到现场直播,但是我们录下了每一场焦点桌对局,还用中英双语进行了解说。Julian之后也会帮我们把录播视频上传到网上。我们真心希望牌手们可以前来观赏现场的高水平薪传对局。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Julian: 对。而且我必须得说,一开始我其实有点怀疑双语解说效果会不会好。但真到了现场,发现效果相当不错。我相信观众的观赏效果也会很好。

Thomas: 我等不及想看录播了。现在我们聊聊比赛的事情吧,我之前看到了赛场环境(metagame)的分布,和十六强的牌表。我等不及要聊聊这些了。我也相信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薪传赛事。我们有SCG举办的薪传比赛,火球的薪传赛还不确定时间。不过民间自发举办的中等规模赛事可能会成为以后的重头戏。

Julian: 很有可能。我一向认为薪传是那种受到很多非官方支持的赛制,我也很开心看到中国的情况也是如此。薪传赛制在中国已经算是比较流行了,但就像你说的,这也是中国史上最大规模的薪传赛事。

James: 对,没错。

Thomas: 是啊,不是说中国产了很多假牌吗,可能很有利于薪传赛制发展呢(笑)。不好意思,我就开个玩笑。 

Julian: 其实我过去也屯了不少地下海(笑)。没,开玩笑的。实际上,我在那买到了五张奥德赛基本地,然后店家还送了我两张中文的罗堰妖精。他们人都很不错的。

Thomas: 真好。我们聊聊环境分布吧。参赛人数很多,我听说你们做解说的时候也研究了赛场上套牌的分布情况。你们感觉能看到什么趋势?

Julian: 我必须得说,对我来说最惊奇的是SnT(谆谆教诲)是使用率最高的套牌,其次是奥札奇。我记得应该是一共有16套SnT,14套奥札奇。MO上面奥札奇的数量确实在增加,我确实没想到在线下也有同样的趋势。格利极控制是第三多的套牌其实显得少了,我以为它本该是第一套牌。再次就是奇迹了,我心目中数量应该仅次于格利极控的套牌。

James: 嗯,而且十六强一套奇迹都没有也有些意思。我朋友Wilson Hunter,也是我最近在做的万智牌相关的创业项目CardBoard Live的合伙人——我这广告插得——他打的是奇迹。不过他遇到了不少难打的对局,所以可惜没打进第二天的比赛。但和Julian说的一样,我看到SnT和奥札奇的数量也有些惊奇。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Thomas: 嗯。不过奥札奇的崛起也不无道理,它刚卷了日本那场GP,而且在PT上面也有很高的出镜率。我本来也不觉得PT上会有很多奥札奇,但就是有。奇迹这套牌倒是一直在变少。我觉得所有人都担心带累积的知识的奇迹会成为环境第一,但PT之后薪传就一直在往中速的方向发展。牌手们也积累起了对抗奇迹的经验,总之奇迹的表现没有大家期望得那么好。

Julian: 要我说的话,奇迹这套牌正处在临界点上。人们把太多的滤牌、赚牌塞进套牌里面,然后把白色牌都踢走了。奇迹现在变成一套这样的牌:你能抓无数,康无数,但最后你接管比赛还是靠那一两个终始。我个人感觉,这种构筑是很奇怪的。昨晚我打牌的时候很多局都拖到了比牌库厚度的环节,因为另一个牌手发现白色牌用光之后奇迹这套牌就没货了。这套牌还是会有不错的胜率,但同时我觉得它遭受很大很大的压力。我觉得可能应该多放一些白色咒语来帮助我们获得胜利。我见过只有俩终始的牌表,我感觉就很奇怪。

Thomas: 对于我喜欢打的牌来说,终始倒确实是有很强的威力。但现在这套牌好像只通过抓牌来取胜。而当你把这套牌的滤牌和抓牌咒语都去掉之后,好像套牌的威胁就显得很少了。如果你能无视它的赚牌,再管好那少数几个威胁的话,奇迹就很难取胜了。

James: 是,人们已经学会了如何从特定的角度来战胜奇迹。无论是高速获胜的SnT和掘坟,还是拿虚空圣杯紫水晶刺的奥札奇,还有带黑色旅法师的格利极控,都能对奇迹造成不小的压力。人们攻击奇迹的方式正在增加,所以我和Julian有同感:奇迹这套牌正处在临界点上。

Thomas: 没错。对了,奥赛的Day2好像和一般的比赛不太一样。你们要不要介绍一下奥赛的两天比赛是怎样的赛制?

James: 好。我先简单说说,然后Julian也可以聊聊他亲身的体验。从主办方视角,办这场比赛的重要目标是让牌手们可以享受高水平薪传比赛,并且得到更多比赛机会。所以我们想做到让牌手们尽量多进行对局。我们实际的做法是让第一天的十六强打第二天的比赛。在Day2,这16个人被分为4组,每组4人之间要打完三轮循环赛决出每组的第一名。最后每组的组冠军打四强赛,决出冠军。

Thomas: 所以有点像足球世界杯预选赛的赛制?

Julian: 是,可以这么说。

Thomas: 听起来不错。

Julian: 确实不错,尤其是就像James说的一样,对于很多人来说——我也是去参赛才意识到这一点——这很重要。尤其是出于各种原因,他们平时没有其他机会去打高质量薪传比赛。所以主办方想给大家更多的机会享受薪传。在一般的比赛里面,你两负就基本注定出局,但在这里你还有机会进Day2。而Day2你又至少能打满三场小组赛。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做的很成功。也有其他方面是我希望可以借鉴的。

我真的非常喜欢Day1的第二盘负不那么具有惩罚性这一点,因为这样减少了一些变数,我觉得是不错的设计。我们也在薪传超级联赛里面做过类似的尝试,我们用了电竞常见的“败者组”设计,你即使输了也可以尝试打出败者组。我不太喜欢的一点是Day2根据Day1的成绩来分先后手——我觉得Sean Brown也有同感——我们都是Day1成绩稍差的玩家,我觉得在Day2被迫后手对我来说是不小的劣势。我个人认为这一点应该改进一下。但除了这一点之外,我都非常喜欢。

最后一点是我认为在Day2的比赛中,应该无视游戏时间限制。因为我们看到了Day2小组赛第三轮里面出现了超时平局的情况。我个人感觉如果小组赛没有时间限制,可以避免一些奇怪的情况出现。我尤其喜欢的是四强赛开始用五局三胜制,场面真的很有史诗感。打两盘主牌局三盘备牌局,我们的录播里面也记录了全程。因为五局三胜的比赛只有三场,所以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把每一场都记录在镜头下面,两场半决赛和最后的决赛。这真是超级棒的体验,也是我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情。(译者:真实的情况是只有决赛是五局三胜。)

Thomas: 是,Day2掷骰子来定先后是更有道理一些,我感觉只因为自己是组里分数最低的牌手就要在三轮里面都后手是很大的不利。不过如果之后参赛人数变多,也可以把更多的牌手带进第二天的比赛里面,然后每一组决出前两名。或者分更多组之类的,让更多的牌手可以享受第二天的比赛。但整体的赛事安排听上去非常激动人心,而且这种和平时不太一样的赛制总是能让人格外兴奋。

James: 嗯,我们一直以来都致力于提升玩家的参赛体验。说实话,我们完全是“用爱发电”为牌手们服务。当然,你们提供的意见都十分珍贵。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这个赛制其实已经很科学了。换任何一个其他场合,9-16名的牌手也就都回家了,奥赛给了这8个人浴火重生(咸鱼翻身)的机会。第一天排名更高的选手,理应得到更多的优势,排名低的选手不应该要求更多了。第四届奥赛冠军陈伊文就是在瑞士轮排名13的情况下一路夺冠的。

Thomas: 所以Julian,你是亲自去参赛了的,可不可以大致回忆一下整个赛程?相信大家都知道你是操控妖精套牌的大师,虽然你自我介绍的时候没提,但相信大家听到你的声音就仿佛看到了桌子上的耀西玩偶。

James: 没,其实Julian打的是奇迹。(笑)我开玩笑的。

Thomas: (笑)那刚才这段我得掐了。

Julian: 其实如果我没拿妖精,那估计就是奇迹了。但我都大老远跑去中国了,不能不打妖精(笑)。其实我感觉妖精在环境里面地位还不错。只要我有办法改善打格利极控的对局,我感觉这套牌体验就还行。

Thomas: 我们已经被James剧透了,知道你最后打进了Day2。要不要回忆一下你Day1过关斩将的过程,你都打了些什么对局,结果都怎么样?然后我们再说Day2的事情。

Julian: 好啊。我记得第一轮自己是轮空,算是不小的优势。第二轮我以为要面对中国牌手了,结果发现对面坐下来新西兰来的Liam,打加拿大门槛,备牌还带了黑科技“嗔怒本殿”。大家可能不太熟悉这张牌,简单地说它是一个3费红色结界,每个维持可以打目标生物或牌手1点伤害(实际效果是打祭祠数量的伤害,但也就这一个祭祠)。我最后赢了他,他出了掘密师,有挖坟人囚笼,有些别的货,但他对这个对局不太熟悉,也的确是我比较占优。对我来说这算是不错的开端。

第二轮之后是午休时间,我觉得所有赛事都该学习这一点,让牌手们可以吃点东西,保持充沛的精力。第三轮我的对手是ANT。我感觉只要备牌准备像我一样充分,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对局。最后我用英勇巅统领拿下了比赛(我们妖精牌手都管他叫Frank)。Frank封住了对手的瞬间,但对手还可以用法术滤牌来找解。最后他没能找到解决Frank的手段,而我就这么拿下了第三轮。

3-0之后我感觉十分良好,我知道打进Day2需要起码6-2的成绩,充满信心。但立刻我就被配对到一个全能教诲的对手,没错,这就是我的奥赛首负了。在此之后,差对局接踵而至,我遇上了Eric Landon那样的红黑掘坟,虽然不是他本人打的。我偷得了两局胜利。G1我和场上的一个督长race成功,G2他天胡一回合棘泽边。而G3……很有意思,事情是这样的:我接了起手七张,手里有手摘,几张地和几只妖精。对手调度到六,下地,黑暗祭礼入土掘坟素质三连。其实他用出祭礼的时候,我就把手牌往桌子上一堆,去看其他桌的对局去了。就像在MO上按住F6一样——你厉害,请开始你的表演。他把掘坟放在堆叠上。

我立刻翻开桌子上的手术摘除,施放。我觉得:“搞定你了。你只剩两张手牌,场上一张地,棘泽边要被我摘走,这把我稳了”。我看了他剩下的两张手牌,那是两张揭开真相。所以有可能,我不确定——可能是我做出听天由命的样子让他忘记了可以先用揭开真相弃掉我可能有的手摘。

Thomas: 我觉得可能对手只是一时迷糊,也可能他真的觉得你……我也不知道。不过你这么做倒是无可非议。对你的对手来说,在高度紧张的比赛里面打牌还是和平时不太一样——

Julian: 是,我也可以理解。

Thomas: 如果你要一回合All-In,祭礼入土掘坟,那你还是得用剩下的手牌看看对手有没有货阻止你。

Julian: 那肯定的。我觉得他可能是太过紧张了,这不是每天都会犯的错误。不过是人都会犯错,就像有时候我忘记把起手的地脉拍出来一样。不过奥赛里面没有过就是了。下一轮我的对手又是ANT,我觉得我——

James: 等等,我看整个赛场里面只有5套风暴,而你碰上了其中两个?

Julian: 是啊,哈哈哈。其实我刚来北京的时候,James告诉我北京的环境极度fair,大多数人都打蓝色fair套牌。不过我Day1就碰了俩风暴,一套偷袭和一套掘坟(笑)。是了,这个风暴对手把我击毙了。他还有一盘生拍了杀戮,不过那盘我反而赢了。这还挺有意思的,他的套牌很有意思。你知道我G3是怎么输的吗?他用苦痛卷须冰封巨物翻面了。

Thomas: 哇。

Julian: 是啊,真挺有意思。

Thomas: 所以他的冰封巨物像是某种备牌换装策略,某种多余的威胁?

Julian: 差不多。冰封巨物无视大多数对抗风暴的仇恨单卡,而且对于我来说它翻面还能清掉我的场面——对其他套牌来说也有各种仇恨生物会被回手。除非那个仇恨生物也有惊惧兽类别,比如非瑞克西亚断念妖。但我没放那个。总之这时候我已经4-2了,所以最后两轮都要赢才有机会打进Day2。

下一轮我的对手是一套红蓝掘密师。他是个相当不错的牌手,虽然也像大多数掘密师选手一样不太熟悉妖精这个对局。我觉得这对妖精这套牌来说很关键,因为很多人没怎么和妖精打过,除非他们经常在MO上面打牌。对于这场对局来说也是如此。他用熔岩术士+陷阱桥锁住了我,但我最后用窒息成功拿下了比赛。但对局的过程非常有意思,虽然这场失败对他来说意味着淘汰,我们还是打得相当开心,我非常享受这盘比赛。

Thomas: 红蓝掘密师带陷阱桥还挺有意思的。

Julian: 嗯,他拍出来这个当时我就惊呆了。幸运的是我换备的时候换进了杀手留念,不然根本解不掉陷阱桥。

Thomas: 看起来这也是一个你要换进黑色去除咒语的对局,因为解掉早期的掘密师能为你争取不少的时间。但我确实不会想到有红蓝掘密师会带陷阱桥,挺有意思的。

Julian: 是啊。

Thomas: 话说看你打的这些对局,英勇巅统领的表现好像都会不错。比如用对面的教诲把它拍出来,或者尽快用自然秩序找出来。这张牌打风暴也很强。

Julian: 是,尤其是我把它放进了主牌。如果打风暴的G1你出这个喊法术,基本对面就不可能赢了。换备之后情况不太一样,因为和你的手牌,场面情况和各种因素都有关系,可能会喊瞬间或者法术,都不一定。在我之前提过的打风暴的对局里面,我在备牌局其实喊了瞬间,因为我感觉他手上没有把它弹回的方法。最后他手上其实是三个沉思。我赢还是赢了,但他告诉我这把他有机会。

不过总的来说,这张牌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我在MO上也经常带这张牌,James也好心帮我在比赛前帮我拿到了一张,因为我没有它的实体版。而且那还是张中文牌,感觉挺不错的,我可以给对手读这张牌,因为不是所有人都熟悉这张牌的效果。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Thomas: 嗯,我从来没有过去国外打过牌。去中国打牌感觉怎么样?那里人生地不熟,跟语言不通的万智牌手打薪传的体验怎么样?

Julian: 说实话,跟我在欧洲打比赛感觉差不太多。欧洲国家很多,有些地方的人也是和你语言不通的。不过这也足够了。像目标、攻击之类的基础词汇,即使语言不通互相也能听得懂。也有很多中国牌手平时看英文的万智牌视频节目,他们即使不是什么词都懂,也能进行最基本的交流,哪怕他们不会说英语也是。所以我觉得语言不是问题。如果你要叫裁判,要解释刚才发生了什么,裁判也是会说英文的。可能你的对手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有其他人可以帮忙翻译。总体来说,我觉得体验还算不错,和我去罗马、巴塞罗那之类的地方打牌感觉都差不太多。

James: 我们确实尽力保证比赛对英语牌手足够友好。今年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就像Julian说的一样请了很多裁判,里面很多人都帮忙在牌手们之间担任翻译工作。大体上,我觉得沟通问题不大,牌手们都能和谐交流。

Julian: 所以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听不懂Liam的新西兰口音哈哈哈,开玩笑的。

Thomas: 我觉得这一点很棒,就是无论世界上发生着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万智牌的语言永远是和世界各地的人交流的渠道。“我所有人踢你”,“我支7血,要抓7张“这种话全世界的人都能听懂。

Julian: 没错,确实是这样,所以如果你担心语言障碍这个问题而不想来中国打比赛,大可以放宽心了。我最早确实挺担心这个的,但到了之后感觉问题不大,我觉得有种叫做万智牌文化的东西可以跨越语言和文化的隔阂。我们是万智牌手,我们知道这游戏的运作机制,这就足够我们顺畅交流了。

Thomas: 真不错。咱们还回到刚才的地方,你来到了Day1的最后一轮。

Julian: 是的。最后一轮是这样:我特别、特别想进入第二天——既然我来了,就想要打好,哪怕我女朋友跟我说过:“他们请你去,所以别卷,那样不礼貌。”说得好像我想卷就能卷似的,对吧?要是真那样就太好了。(笑)

James: (笑)你的指尖流动着魔法,随时随地能够唤起胜利的力量,因为你是Julian。

Julian: 那你可得教教我这力量怎么用了(笑)。我坐了下来,感觉就是:“老天爷,保佑我,给我一个好点的对局。”我打过很多那种“输赢全靠骰子”的比赛,我只希望这轮比赛能稍微别那么血腥。

我们坐定,扔骰子,我输了。我对手先来,一回合,平原,符文之母。哇塞!来吧(笑)~~~前两局应该是各赢一局。DNT这套牌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很有可能会从你手上偷到一局。结果就打倒了很激烈的份儿上,以至于让我怀疑这是不是我最占优的对局。能对上DNT让我超级爽,但是对手还是赢下了一局,也不能说多让我吃惊。

Thomas: 换备之后你要面对乙金盟法规师围护僧侣,然后还有符文之母的保护。如果你没有复碧智者这种能解决掉十手的东西,对手就能搞定你所有的货。我也玩过一段时间DNT,虽然妖精这个对局实在是太难打了,但是如果自己的生物能正好发挥各自的作用,少数一些局面下也能凑合赢。

Julian: 嗯,我的看法也差不多。所以我们就得打决胜局,还打得有来有回。就像你说的,他有很多能锁住我的生物,于是我们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局面,好几个回合双方都没有动作,就这样对着看,直到我生拍陨蹄贝西摩斯然后进攻。当时的场面相当复杂,反正他最后的阻挡选择没什么问题。当时我……好像应该是6血还是8血来着;战斗中对手死了几个生物,但还不算太多,然后就到他。于是他就必须采取行动,要不然回到我这边他就要输了。当时场面挺复杂的,我觉得对手思考的时间特别长。我确实不想表现得很没教养,即便这场比赛非常富有竞争性。一般来说,只要对手打得慢,我很快就会叫裁判来。但是就这位对手而言,因为他是个很好的人,所以所以我等他大概考虑了两分钟才叫裁判——放在平时我连这一半的时间都不会给我的对手来进行思考。但是我的对手可能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所以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反正我叫了裁判,请裁判盯一下我们这局比赛。裁判同意了。然后两分钟又过去了。这就有四分钟了,你能看到裁判的表情也有点不自然,因为他能看出来我的对手必须做点什么才能不死。但是“行动迟缓”就是一个很难拿捏的判断,因为你也明白对手并没有任何恶意,他也想赢,他没有要拖平的意思,肯定是想要做点什么的。所有人都懂。所以他所做的就是看着场面想了很久,而且周围又有裁判和围观群众带来的压力,于是他就收牌认输了。这么描述好像有点虎头蛇尾,但是我就这样挤进了第二天。我觉得对手可能有那么一点点机会进攻,让我反踢过去还能不死,这样能多活一个回合吧,但是场面确实很复杂,我也没想清楚这样的路径。我很庆幸是他必须要破解这个局面,如果要是把球踢给我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Thomas: 对局中的人进行决策就是很难,你知道只要做出完美的决策才能确保赢得比赛。我也经历过那种场面,就是还有十分钟比赛结束,打到第三局,你还剩最后一个回合。看起来好像是你在掌控着时间,但实际上做那个决策可能需要特别长的时间。裁判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判罚你行动迟缓也显得非常困难。

Julian: 对,肯定是很难。

Thomas: 从这方面说我可一点也不嫉妒裁判。

Julian: 嗯,我觉得就实体万智牌来说,未来做这样的判断会越来越难,尤其是当很多新玩家进来之后。进来新的玩家越来越多了,尤其是通过MTGA进来的。但是那部分人应该会打得没那么慢。玩MTGA的人,如果对手十秒钟以内没做动作,很多人就会不断刷表情:“到你了、到你了”。James在一边儿笑,恐怕你还没玩过MTGA吧?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James: 哈哈。确实还没怎么玩过。

Julian: 那些玩家真的特别着急,其中很多人熟悉了炉石的游戏节奏,但是那种节奏在万智牌里是不成立的。在万智牌里你得权衡很多东西。所以我就担心这种情况以后会不会在实体比赛里出现——如果你十秒钟还没任何动作,你的对手就会表现出不耐烦。

Thomas: 嗯。这在实体万智牌里太难实现了。不过我倒是想起了一个反例。我有一次在一个大比赛里,第一轮遇见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新手,那是薪传赛,他玩妖精。于是在第一轮我们就因为时间不够而打平了,在剩下的比赛里我一直在“一平”的组里边。在大比赛的第一轮就因为对手是个新手而打平,体验真的是很差,因为瑞士轮要打八轮或者九轮。

Julian: 我觉得,当你面对一个新手的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你实际的想法告诉他——特别是当你很快就意识到要打平的时候。千万不要第一局打了20分钟之后你才有“我靠,日了狗”这种想法。你得对他实话实说,告诉他这样的对局节奏不足以正常完成比赛,哪怕你觉得错是在他。但是也不一定要明确说出来是他的错,只要说明白你们现在的对局速度太慢了。如果你叫裁判来,也别说什么“我对手打得太慢了”,只需要请裁判盯一下你这桌看有没有行动迟缓的问题就行了。对于裁判来说,他很容易理解你的意思是什么,而这样说又不至于显得很没素质——对于新玩家而言遇到这样的事体验也会很差。

Thomas: 我也说不好当时我为什么没按你说的这样做,可能因为我的对手是个女玩家吧。我对女玩家的态度多少还是和对男玩家不太一样。这可能是我没叫裁判的原因。

Julian: 嗯,我理解。

Thomas: 所以你的第一天就这么打完了。当天比赛结束以后你们好像是去庆祝了一下对吧?在开始聊第二天比赛之前,先跟我们说说万智牌比赛之外的事儿吧。

Julian: 我很有幸——包括我还有Wilson,我们很幸运能有James这样一位向导全程为我们提供帮助。James,你在中国住了多长时间了?

James: 已经有七年了。

Julian: 七年了,所以这家伙已经是个中国通了。他带我们去了好几家特别棒的饭馆,还有景点,以及酒吧。从哪说起呢,其实那天晚上有人请我们吃饭,做东的是比赛的组织者——是叫浩波对吧?

James: 是,这次你念对了。

Julian: 发音还好吗?

James: 嗯,不错。

Julian: 浩波带我们去吃火锅,我以前从来没吃过,但是听说过很多次了。我们当晚吃了很多过去没尝过的东西,包括牛百叶,是吧?

James: 对,有牛百叶。我们吃了牛肉、羊肉,蘸料也很好吃。

Julian: 还喝了白酒。

James: 还有糖蒜……哦对了,白酒,哈哈哈。咱们应该聊聊白酒的事。

Julian: 点菜的时候我一直在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我不喜欢喝啤酒,所以他们就推荐了白酒。每个人都喝了点,有人说:“我感觉这就是纯酒精。”我觉得有98%的纯度吧。我就这么一说哈,不是当真的。不过喝起来确实度数很高,我喝下去都怕眼睛会瞎,(笑)。但是味道真的很正,我挺喜欢的。中国当地的牌手都很热情,对我们很好。倒不是因为当天晚上他们请我们吃饭我才这样说,在我参与解说录制的时候,他们也会很热心地叫来外卖让我们吃好喝好。他们照顾得很周全,让我感觉特别不错。还有没有别的?哦对,几天前,James带我们去了一趟长城。听说八达岭长城是最有名的,不过我们没去那,我们去的地方叫什么来着?

James: 慕田峪。

Julian: 对,就是那,我刚想说。哈哈哈!

James: 我抢了你的台词了,(笑)。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Julian: 当天的天气特别特别好,人也不太多。我看过一些长城的照片,人超级多,好像都走不动的那种,但是当天我们逛得很悠闲,还照了很多好照片。还有就是,跟当地小商贩好好练习了一下砍价的本事。我们发现,如果对方喊价150块钱的话,最终你只需要10块或者15块就能买下来。这种体验很新鲜,因为我在德国从来没这样买过东西。James好像是很看不上我们砍价的本领。一开始我买了一瓶水花了大概5美金,James一点也没有显得惊讶。

James: Wilson买他那顶帽子也是花了好多冤枉钱。帽子上就印了“长城”俩字而已。一路上我们都在开他的玩笑,说他买的是“傻帽儿”,因为花那么多钱买个帽子就是傻帽儿。他好像自己还蛮喜欢这个外号的。

Julian: 他自己戴着还挺自豪的,好像彰显着自己买什么东西都只买上当的。

James: 完全相同的一件东西,他跟人家砍价,砍完之后的最终成交价,居然比旁边一个摊位的开口价还高50%。由此你就能知道这次砍价有多失败了。这一课他算是学到了,不过人活一世,学费总是要交的,(笑)。

Thomas: 真有意思。赛场之外的事情总是比赛场之内更丰富更有趣。在美国这边,很多人都愿意参加Magic Fest和SCG的系列赛,整个周末无非就是宾馆、赛场、万智牌。在比赛之余能有这么多经历,实在是给旅程增加了很多让人开心的东西。

James: 没错。我特别要建议,如果大家今后去中国参加比赛的话,最好安排出一周的时间。逛逛中国,逛逛北京。我们昨天晚上是在一个咖啡厅打牌,玩得很开心。6个参与者分别来自于6个国家,都是薪传玩家。所以欢迎大家过来看看、玩玩,顺便打打牌。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Julian: 我还要专门夸几句北京的地铁系统,这是我坐过的最棒的地铁了。不光是因为便宜,而且特别方便,哪儿都能去。只用花几块钱,整个北京市哪儿都能到,简直不可思议。

Thomas: 咱们来说说第二天的比赛吧。

Julian: 这就要从输开始说起了,(笑)。我知道第二天的比赛里我需要拿到一个三连胜才能晋级。我第一轮的对手好像是中国某年的全国冠军。

James: 你说的是陆超,他代表中国队进过世界杯的前八。

Julian: 哦,世界杯吗?那我还不知道。但是我在第一天的比赛里注意到他,当时还不认识他,他就表现得很像一个实力超群的玩家。有时候你看一个玩家几眼,就能大概判断出他是那种特别强大的牌手,甚至都不用真正去看他打牌。这就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他是我第一轮的对手,用的是格利极控制,赛前我知道。我觉得这个对局优劣还可以,也不算很吃亏。纯粹从技术上说,妖精在面对控制套牌的时候还挺好的,但是这个对局算不上优势。反正最后我输了。过程中有一两个地方可能确实有改进的余地,但是最后的问题在于“老毛病”又来了。玩妖精的朋友们都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当你需要用自然秩序找祖神兽的时候,祖神兽在你手里。所以我最后不得已只能找个陨蹄贝西摩斯出来随便打几滴血。过了一会,当他看着我的时候,我展示了手里的祖神兽。他用很流利的英语跟我说,要不是这样,他早就输了。我说:“是啊,我本来也是这么设计的。”反正最后这一轮我是没能赢下来,这样我也就基本丧失了小组出线的可能性,除非在后两轮里排名较高的选手能打平。但是就像我说的,这个赛制的设计本来是不希望牌手能够打平的。

下一轮我遇上一个蓝黑死亡阴影。这场比赛有视频转播,我觉得这是自己在整场比赛里打得最好的一轮,不光是因为我的个人发挥,因该说在所有方面都是最好的。James和Wilson解说了这轮比赛,我很期待看到这轮的视频,比赛打得很精彩激烈。其实我有可能会输掉,但是最后还是赢了。

最后一轮我的对手用的是阿布赞色的Maverick。应该说在纸面上我的套牌是优势。就算对手有狂热压迫加达提格这类东西,应该说我还是小优。因为那套牌能阻止你的也就是这些东西了。如果他把这些仇恨都抓齐了那你是不好赢,但是这种几率很小。但是最后呢,这场比赛跟狂热压迫无关,跟加达提格也无关,其实如果是这俩的话我应该都能赢,那么跟什么有关呢?剧透一下:我输了。是护教军异端莎利雅,这牌可太厉害了。后来我看了看他的牌表——其实我想看看他放了几张,哈哈哈。

James: 哈哈,一个祖神兽,对一个莎利雅。

Julian: 是的。这牌太厉害了。如果你有法规师加上这个莎利雅,妖精就几乎没法赢了。现在回过头来看,可能我打得有些问题,因为我太在意对方的十手。其实他根本没有把十手当成一个主要的战术点,但是我还是太怕十手,所以打得比较保守。如果我事先知道只需要面对这些仇恨生物的话,可能会换一种打法,有机会赢。但是当时坐在那位子上肯定还是怕的。后来我发现,如果我赢的话,其实我很有机会从小组出线。但是最后一场比赛在打平的情况下有人认输了,这样我就没机会了。其实这个结果我也能接受。但是如果那俩人真打平的话,或许我的排名能高一点,能多拿点钱。反正既然是走到那步了,谁都想往前多走一点。就算我知道进前四实在太难了,那也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争取,在中国的一场比赛,哪怕是进前八都好。

Thomas: 对,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就是荣誉和好胜心推着向前走。就算你打的是60人的比赛、总奖池只有一千美金,很显然,你走到最后奖金也少得可怜。但是大家还是都想赢,这是大家最看重的。

Julian: 是的。我的对手打得很好,真的是很好。你能看出他对这套牌很有研究,对这个对局优劣也很有心得。所以我觉得输了也没什么丢人的,反正还有明年。

Thomas: 感谢你们对赛事做的介绍。我们只能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相关的消息,所以特别嫉妒在比赛现场的人。现在听到了你们这么生动的全过程介绍,搞得我明年都想参加这项比赛了。

Julian: 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做这方面的报道工作。我们特别希望全世界的玩家都能了解中国的薪传社群。就像James说的,组织这项赛事的人真的是在用爱发电,他们从比赛里赚不到一分钱,纯粹是出于对薪传赛的热爱。我记得后来跟他们聊天的时候,也就是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有些人英语说的不太好,但是意思基本上还能表达明白。他们最能表达清楚的一点就是他们自己有多么热爱薪传,还有“爱薪传”这件事对整个社群、对所有玩家是多么的重要。真的很不可思议。因为你要理解,他们很少有机会出国比赛,所以在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地方的比赛就是他们的一切了。我真的对所有这些事觉得特别感动。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James: 没错。这个比赛非常棒。你看,Julian,咱俩是通过万智牌认识的,同理还有Tom和Ian,还有Jerry Mee等等这些人,包括Wilson Hunter。就是这样一个国际化的游戏把咱们联系在了一起。

Julian: 还有,我要说,好吃的真是太多了。老天爷,我们真是吃到了好多好吃的。可能是因为James带我们去了地道的馆子吧,反正这是我中国之行里不可忽略的一部分。

Thomas: 嗯好。下面咱们跳出你所经历的小组赛,说说四强以后的事吧。这次比赛的环境应该是我近一段时间里看到的最丰富的了。很显然,日本静冈的GP上的套牌多样性也很好,但是这次奥赛有两套红烧进了八强,估计绝大多数人都想不到吧。

Julian: 哈哈哈,当然,我也没想到。肯定是第一天里有些人遇到了不对等套牌但是没把它们干掉,这才让第二天里有这么多红烧。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Thomas: (笑)你是说,是那些人为红烧们趟出了一条路。

James: 这次的八强其实挺好的。最后是一套格利极掘密师卷了比赛。这套掘密师在整场比赛里保持不败,包括第一天和第二天。它碾过了所有其他套牌。牌手叫陈欣荣,他打的很好,一轮都没输。这是我所知的第二次有人在一场13轮以上的大型比赛里以不败战绩席卷。第一次是有一位中国牌手在2018年的一场GP里18轮全胜拿到冠军。这次是13轮不败,真的要恭喜一下。

Thomas: 嗯,我特别喜欢他的牌表。4个年轻烈焰术士,加上10个滤牌咒语。脑力激荡和沉思都是正常满编,加了两个注定。我觉得这是格利极掘密师正确的发展方向。他没用苦涩花开,用的话就会跟4个年轻人一起显得很臃肿。

James: 没错。我也感觉4个年轻人是正确的。我也很赞同他3个谷尔玛钓客的配置,而且他还在主牌里用了一个风化侵蚀。他用了一个苦涩花开,但是在备牌里。我确实很喜欢这个配置,今后几个周赛里我打算玩玩试试。

Julian: 是啊,决赛刚结束,James就对我说:“我要玩这套牌。”

James: 哈哈,对。冠军是格利极掘密师,然后从二到四,分别是奥札奇……Tom,你是想让我大概念念都有什么还是想让我详细说说这些牌表?

Thomas: 嗯……在节目里,咱们简单聊聊奥札奇这套牌吧,因为我最近打定主意想玩玩这套牌,这不是我平时喜欢的套牌类型。所以咱们聊聊,为什么最近奥札奇成绩不错,简单说说,然后跳过去,因为我觉得牌表没有什么新意可言,就是干而已。

James: 好的。我记得有个牌表基本上就是静冈GP冠军的翻版。Tom,我很欣赏你的理性,还有你之前一期节目里说的为什么要拿这样一套牌去参加大赛。所以从某种程度上也要拜你所赐。

Thomas: 其实我根本就没想到听众们会听从我的意见。我在赛场上出现,大家纷纷说:“你们做的节目不错啊。”我就觉得,哇靠,我这破节目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在听。

Julian: 我听James说过类似的话,他说我把一些内容放在互联网上,在万里之外的北京就会有听众来进行消费;只要你走进赛场,就会有人跟你聊起这些。这次就有个人,他叫朱泽,是旅法师营地的编辑,他送给我和Wilson每人一张牌垫。其实万智牌社群的国际化程度比我们想象的都要高。

Thomas: 是这样,咱们都是内容贡献者,但是那还是我第一次遇到有人当面给我反馈,后来每当有人发消息给我我都会很兴奋。你们做的比我还多呢。我希望这种感觉永远也不要消退。

Julian: 也不见得。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每周都上新内容,这是我难以企及的目标,因为我知道这有多难。要做很多编辑工作,真想知道你的时间都是从哪儿来的。

Thomas: 我睡觉睡得少,时间就是这么挤出来的,哈哈。

Julian: (笑),但你还是做得很好。

Thomas: 嗯,咱们还是回到奥札奇吧。我觉得八强里最典型的非对等套牌就是这套Tin Fins了,排名第五。

James: 对。这套牌也很有意思。这位牌手叫Yigit,来自与土耳其,平时生活在北京。这套牌的运作方式很特别。有人说这套牌是Matt Nass发明的。它可以用寇利斯之子达成反复抓牌,还可以变出玛莉雷基。反正很有意思,赢的路径不只有一条,还有生机祈愿作为工具箱。我觉得很有意思。

Thomas: 我记得Matt Nass至少在两个GP上用过这套牌,我记得当时的赛事报道。我还记得当时Wilson用的是带红月的格利极控制,他还写了写为什么削减了坟场针对的单卡——他备牌里一张手术摘除都没放,好像只有一张能管住坟场的神器。在焦点桌上,他正好对上Matt Nass,全程没抓到坟场针对,结果还赢了。

James: 嗯,一方面说明万智牌有多么难以预计,另一方面也说明Wilson真是挺强的。

Thomas: 说到这儿,你们公司最近好像有个大动作?

James: 对。我和Wilson这一年来都在为创建CardBoard Live而努力。我们一起开了公司,想给桌面游戏的直播和观赏带来革命性的改变。如今应该说每天都有新变化。我们做的产品很棒,能给观看直播的观众带来很好的体验。最近我们也有些好事情。第一就是我们跟SCG签了合作协议,现在他们在直播比赛的时候已经用上了我们的赛事组织和牌表功能。第二就是SCG以后的公开赛,只要是在Twitch上直播,也会用我们的牌表显示功能。你可以在直播过程中看到对局双方的简介和牌表。未来我们两家会一直合作,我对2019年的前景十分期待。我们也正在为MO和MTGA的直播准备相关产品。我们的产品目前已经能和Twitch无缝衔接,你可以在直播的时候同时使用Deckmaster和我们CardBoard Live的产品。我们做了很多激动人心的事情,未来还会做更多,我真的感觉很兴奋。

Thomas: 嗯,能做这么大的事情真的不错。我记得最早是Leaving a Legacy这个比赛用了你们的产品。我媳妇在家看,她说做的很棒,大家都很喜欢。现在你们的市场扩大了,SCG的Cube和构筑赛都用上了,太厉害了。你们对SCG在Twitch的直播提供了巨大的帮助,我真是替你们感到高兴。

James: 非常感谢。我们最近正在一个叫做Republic的平台开展众筹活动。欢迎大家来支持我们。如果你特别看好我们这个项目,想要投资的话,也欢迎来联系我们。如果我们能做好的话,我们希望投资人也会从中获利。当然了,作为一家创业公司,我们保证不了什么。我和Wilson随时都愿意回答你们关于众筹的任何问题。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Thomas: 好的。咱们事前提到的这几块内容都说过了。上次咱俩一起做节目之后,我带走了你写的那本书,回去读了读。现在我觉得很后悔,因为上次咱俩聊的时候我对那本书的了解仅限于标题而已。当时我说:“哎这个书名起的还挺好的”,因为那时候我只知道书名。但是当我读过之后,就觉得里面也折射出了我本人的故事。你在那里边写的关于比赛的回顾都特别好,看起来就像是某场大比赛结束以后有人写在The Source上的战报。但你还增加了对生活、对万智牌的思考,可读性特别强。等下次咱们有机会见面的时候得请你在书上签个名给我。

James: 感谢你成为我的读者。也许有人还不知道,这本书的标题是Magic: The Addiction。它记录的是我的万智牌生涯。那里面有很多宣泄我个人情绪的东西,因为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正是在万智牌生涯的低潮期,应该说我是一边写书,一边从深沟里爬了出来。我很喜欢做万智牌方面的工作,也很喜欢和你们一起制作内容,很喜欢因此而接触到你们每个人。能和Wilson一起开创Cardboard Live我感到很自豪、很幸运。所以可以说,我的故事有独特性,但是也代表了很多普通的万智牌玩家,体现出了他们的喜怒哀乐、起起伏伏。

Julian: 我真的推荐大家读读这本书。我看的时候,感觉你最后会写:“我的故事未完待续”,所以我真的希望你很快还能写出第二篇。如果听众们还没读过这本书,那真的应该读读。James或许是万智牌圈子里水平最高的访谈者和作者。

James: 排在Tom和Ian之后,(笑)。

Julian: 嗯,他们是半人半仙,他们排在所有人之前,(笑)。但是说真的,如果你真的看了,就知道这本书值得一看,尤其是如果你不是那么专注于这个游戏本身。James,你那本书其实不玩万智牌的人也能看,对吧?反正我是这么觉得。你送了我几本,我转送给了几个朋友,其中有些人基本上不玩万智牌,他们都觉得书不错。这就很说明问题,听众们如果还没看过这本书的话,我强烈推荐你们去看看。书的内容和薪传赛制也没有什么紧密的联系,你不玩这个赛制也完全能看懂。

James: 这本书是关于玩游戏,关于沉浸在游戏当中,关于当你把大量的时间金钱都投入到一款游戏之后会发生什么——我相信在座的人可能都或多或少有过这种体验。你把自己的绝大部分都奉献给了你的一个爱好或者某个事业,那么,其结果很更会对你产生重大的影响。特别是就万智牌而言,你们都懂,如果你想要赢的话,可能需要先输很长时间。这就是我想要探讨的问题。

Julian: 对,我跟James就这类话题聊过很多。我希望能有一个听书的版本,要是Wil Wheaton能读那就太好了。或许你以后能把音频版本放在你的节目里,哈哈。

James: 我也喜欢Wil Wheaton,但是他现在已经是“高高在上”的那种感觉了,我可够不着。但是就这本书而言,是Julian启发我后续做了《万智人物访谈录》这档节目,因为我觉得我写自己的内容已经够多了,应该写写其他万智牌玩家的故事了。我觉得今年,我是说2018年,我都一直以此为乐,找各式各样的玩家,和他们一起交流。所以就是聊我聊够了,该聊聊别人了。

Thomas: 好。我提到你上一本书,也是因为我知道你正在筹划下一本书,也就是《万智人物访谈录》这本书,是音频节目的文本汇编。今年你有几期节目我觉得特别棒,而且据我所知,Jon Finkel、Emma Handy和Jonathan Sukenik这些人的访谈也在制作中。真的特别特别好,你把握话题走向的能力特别强,让内容里既有万智牌的元素,又让听众能了解这些人的生活状态,对他们的人格建立起一个完整印象。

James: 就《万智人物访谈录》来说,确实我更关心玩家本人而不是游戏本身。但是由于我本人太喜欢薪传这个赛制,所以我访谈的对象很多都是薪传的玩家。即便我采访了Jon Finkel,我也尽可能地问了一些关于永久赛制的问题,逼着他回答,(笑)。做这种访谈节目很有意思,我希望在2019年还能继续。至于这本书,其内容应该不会是把访谈转换成文本直接贴在里边。我见过别人这样做,做的也挺好,但是我应该会挖掘得更新一些,因为和这些天才玩家在一起聊过之后,我觉得他们身上有很多共通的地方。所以这本书应该是很多东西融会贯通在一起,还会请被访谈的这些人回顾一下当初他们所说的内容,想想他们自己从中有什么收获,或者是如今的想法和当初坐在那里的时候有了怎样的变化。我对这项工作感到很兴奋。目前这件事进度有点慢,因为我一直在和Wilson忙Cardboard Live这些事。但是我一直想着这件事呢,这是一个纯靠爱发电的事业,早晚我会把它搞成。

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Thomas: 太好了。对了,Julian,我刚才一直想说,能跟你一起做节目是一种荣幸。你在MO上,还有你的薪传超级联赛都非常有名气,能不能跟我们说说2019年你有什么进一步的工作安排吗?

Julian: 实话实说,我打算从万智牌的事务里稍微撤一撤了。今年我已经在往外撤了。我觉得还有很多别的事情值得去做。我还愿意做直播,但是我明年的打算是少参加一些比赛。在过去的七八年里,我基本上参加了在欧洲举办的所有规模比较大的薪传赛,甚至还去过拉斯维加斯、纽约和北京参加薪传赛。这对我真的是个很大的消耗,所以明年我打算少做一些事情,但争取把每件事尽量做得更好一些。我刚才说过,我的直播还会继续;时机合适的时候,还会继续主办薪传超级联赛,不过那真是一件苦差事。我还会为自己的播客录制一些新的节目,这件事会时断时续地完成。我在2019年的总体打算就是少做一些事,但是把它们做好,做得更开心些。在去年里,无论是联赛、直播还是播客,我觉得我都只尽了八成的力——这还是好听的,其实我可能只尽了六成力。明年要做的好一点。

超级联赛开始以后,你们可能经常会看见我凌晨五六点钟还在线,因为要盯着比赛。整个赛期有多长呢?大概两个半月。所以真是很不容易。好在大家的反响都很好,这也是为什么我还能坚持办下去。但是我还是想找到一个能略微减轻我自己压力的方式,这就是我想要做的,毕竟这件事值得一做。还有个事。巴西有个薪传冠军杯赛,他们联系我说,能不能给这个冠军杯赛的冠军预留一个超级联赛的位置,因为那边的牌手都很喜欢这项赛事。所以我也借此机会对远在巴西的牌友们说一下,感谢支持。我们现在还没法保证,因为还没想好明年的超级联赛采取怎样一种赛制。不过你们的要求肯定会优先考虑。有时候你很难想象你做的事情会影响到多少人,听到那些人的反馈会让你觉得做这些事情很值得。

Thomas: 你对时间安排和公众反馈的看法真的很成熟。正是因为很多人在鼓励你、推动你,同时又献出自己的时间和热情,这才让咱们有力量继续前进。更专注于重要的事情,好钢用在刀刃上,这是个成熟的人该做的事。

Julian: 我花了33年才觉得自己稍微成熟了一点。

Thomas: 我都快40了,Julian,我特么还没成熟呢。

Julian: 哈哈哈。那咱们走着瞧,明年再看。

James: 我觉得刚才Julian说的有一点很关键,那就是,你得先照顾好自己,然后再考虑把价值观输出给别人。到最后的时候,大家还是希望看到活着的Julian在做节目,如果你把自己熬到油尽灯枯……

Julian: 今年其实就有点这个苗头。

James: 那就太累了。这是长途跋涉,所以你需要自己保重,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Thomas: 这是个很好的建议。你们二位在结束之前还有什么要对听众们说的吗?

James: 我可能有点像复读机哈,但我还是要说,感谢中国的万智牌社群。这个社群非常强大和健康,为所有的万智牌玩家提供了交流的平台。我强烈建议听众们在明年考虑一下到中国来参加一场比赛,如果你们有任何问题,欢迎联系我、Julian或者是Wilson。

Julian: 我也要致谢,首先就是向James。要是没有他的话,我也不会坐在这里,也不会经历所有这一切。还要感谢我的女朋友,虽然听起来有点拍马屁的意思,但是她真的特别喜欢中国。她曾经到中国来过三次,在中国的时间很长。这次她本来也想一起来的,但是工作脱不开身。其实我在决定来之前曾经有那么一个时刻觉得挺愧疚的,但是她鼓励我说:“你应该去,一定要去,这次的机会一定不要错过。”我非常感谢她的这种态度,因为我知道她不能一起来中国心里肯定不好过。但是既然有工作,就得优先保证工作。所以我要说,Lisa,非常感谢你。

Thomas: 感谢你们二位能接受采访。James跟我聊起本期的话题的时候,我特别兴奋,很高兴能在假期里和你们一起聊这些东西。大家会听到你们二位资深媒体人怎么说,太棒了。

Julian: 嗯好的,感谢

(全文完)


下期预告:拥有强大内心的Emma Handy


本期译者:志丞  苏克

鸣谢:MTGso团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枕妞臂):万智访谈录-201901-关于奥赛

战报, 特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