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我都是在MO上打的現開,…

這兩天我都是在MO上打的現開,這兩天打的成績雖然一點也不好,但是這次還是因為各種原因回包了,但要我怎麽說呢,我開始厭倦了這樣的萬智牌,雖然這兩個星期我打了各種PAUPER聯賽,也打了售前現開,牌也是照樣再買,不出意外多買個鱉和古墓就有一套勇德+薪傳奧札奇和三定紅了,另外再買加個1000就有石棺,再加個2000又有個渡橋藤蔓,再來一套鱗甲共鳴我應該可以做到摩登全致霸了,但是不知道為何買牌還比打牌開心,可能是心態上的問題,我很清楚知道我現在的任務還是要以學習為主,因為自己生活對遊戲的占比沒有把握好導致了失衡

但是要我放棄這個遊戲又不太現實,其實有關注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應該是不只一次對這個遊戲表示厭倦了,可能是人的問題,也有可能是自己心態上不服輸卻又他媽不爭氣的問題,快樂萬智對我來說已經離我太遙遠了,這是我的問題,而我作為一個成年人很多時候卻不能很好的照顧自己,需要受到家庭的接濟,我討厭這樣的自己,但同時卻又因為沒有好的門路,可能是我過於自閉的問題吧

對自己實際上做的事情定位並不明確是我最大的問題,無論是人生規劃,還是在微博定位上,現在我是連率性而為也做不到,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要滿足那一方,是玩薪傳的玩家,是新手,是腦洞玩家,還是摩登玩家,長期下來的結果是我忽視了自己的欲望,使得玩萬智變成了一個工作,這一份工已經嚴重影響到的日常生活,為了輸出內容打萬智無疑是壓力的一種.

我很清楚自己我現在實際上是因為一場最後取得4-5的MO現開而出現情緒上的失控,但是我實際很清楚知道雖然到了第二天就會一切正常,所有相關的想法會自動消失,但是我個人是很清楚知道,雖然這一刻一時衝動的想法,實際上會從各處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過多地關注成績導致我無法從遊戲中得到樂趣,這也是我當初和部分人衝突的主要原因,因為我無法從正常萬智牌中得到快樂,只有SB歡樂多的氣氛才能讓我好好的靜上心來享受這個遊戲,我已經忘記當初為甚麽我能在玩三國志大戰時,即使輸多勝少也依舊高興,但我現在知道的是我不單需要調整心態,也是想辦法如何重拾對事物的熱情

我自認我在推新這一方面上做得不足,而且長時間的斷更也導致了讀者的流失,當然我自己是很清楚知道,這一微博上關注的粉絲並不多,還不要說我長期冷落的LOFTER/博客讀者,我需要為他們說一聲道歉,並且多謝他們的支持

最後,本博客將會重新根據自己的步伐前進,以前翻譯每周薪傳是為人而翻譯的,加上我當初也不斷在學習這個賽制而翻譯相關內容,而現在我更希望為自己發聲,但不想成為他人的傳聲筒,不過依舊要感謝SEAN BROWN的大量,讓我的中文翻譯能存活至今(事實上我是從他人得知他歡迎他人轉載自己的文章),我自知我打牌水平逹不到一般玩家,但是我想從另一個方向為玩家們服務,我不希望我牌技差會是他人攻擊我的藉口,我相信看過我全鐵塔脈爐的換備都知道我的打牌水平是完全不行的,但也感謝他人的包容

最後,我要不點名批評一部分玩家,我可是因為他們的存在懶得在泛亞打牌,還有一部分MO上TILT到不行的玩家,可能我頭髮短見識也短,這可能是萬智玩家的常態,我平常遇到的玩家都賊友善到不知道世間險惡?一般來說我都很少看外國文章的,我只喜歡看視頻和牌表,因為看英文文章會給我大腦減速,我非常討厭這種感覺

今天過後一切事情都會變回正常,生活依舊還要過,牌還是會繼續買,但是我自己應該不會主動打要錢的比賽了,因為這不合我的本性,而且我也很清楚自己兩件事:一是不想拿5-0/9-0的玩家不是好的競技玩家,和第二點,我不做我沒有自信的事情,我樂意挑戰新東西,前提是我有足夠自信,自信一般都會有,但是要我拿錢做買牌以外的事卻又做不到,這很矛盾,但這也很派魚,很一條筋的迸發一切思維進行激烈而愚蠢的碰撞,我組過不少垃圾套牌,無一不被指出其不合理性,我其實很多時候都想用粗口回敬,但是這樣卻又有失風度,將自己拉到我他們一樣的水平,不樂意接受他人的意見,也不樂於見到給予他人的意見被糟蹋,其實自己活得過於奇怪了

這也是為甚麽我想回歸寫作的初心,但是為了保住微不足道的名氣而去做他人喜歡的東西,事實也證明了這樣的博客持久不了,不論是閱讀人數還是自我風格和堅持,我喜歡將一切自己喜歡的事物拼合起來,我也知道我自己實際上無論是組牌還是打牌都很糟糕,但我依舊有很多東西想和人分享,這也是我當初寫博客的原因,我指的是三國志大戰TCG時期的博客,而萬智牌文章的寫作大概是在我玩實體的一年後,也就是2017年的2月.這時候我手裏已經有大概十來套主流和非主流的摩登,那時候的寫作水平和三國志大戰時期一樣,很糟糕,但玩得很開心

我記得我大概是在寫單卡收集指南的時候才改變寫作風格的,那時候也因為接觸了文章翻譯這事以後,覺得自己寫作應該要往那個方向進步的,才逐漸演變成屁話賊多的寫作風格,沒有做到精煉,然後提到翻譯,不得不說我最早接觸的翻譯是SCP基金會,當然以前的翻譯質量是沒法看的,現在也只是稍微好那麽一點,不過講真的,一直被人說你這樣翻譯不行啥的,然後有改善了他人只會說有進步,雖然看起來是贊賞,但實際上在我心裏可是高興不起來

我很記得當時志丞(也就是枕妞臂)和我說過翻譯是一種雅趣,我很明白他說的是甚麽意思,但是在我心裏這是工作的一種,從當初為了有趣而翻譯到變成一種負擔,我也算是一個人才,當然我也很清楚這可能是我不懂裝懂,在這大學四年裏啥都沒學好,就學會裝逼,學習、人際、寫作、打牌、生活、自律沒一樣平衡好,包括現在打這文章也是,我打到這一段文字的時候都已經是凌晨的二點四十分了

不過怎麽說也好,這一個博客已經是我最用心經營的東西了,但是我也要認清一個現實,我的東西不會有很多人看,我不可能像JEFF HOOGLAND一樣,也不會像MTGGOLDFISH,更也不可能像營地和TOLARIAN ACADEMY,我覺得能做得像PLEASANTKENOBI已經是很不錯的結果了,如果有萌新是看我文章入坑我就更高興了,不過誤人子弟這些話可少不了.

說到這裏我猜自己也寫到累了吧,如果明天一早有人看到這一段超長的文字,請務必點個贊,讓我知道你來讀到最後,當然我也希望你能分享一下我別的文章,可能文章有點硬核,請不要在意,最後最重要的是每周薪傳翻譯隨心翻譯,SEAN BROWN搬完家了,但這次是到我罷工了233,最後祝各位在拉尼卡玩得開心

PS:其實我是在MTGA上找我最初打牌的快樂的,而這份快樂卻是在開荒期才會出現的,這一點不知道說好笑好還是諷刺,但這也確實是我打萬智牌最初的感動,只有牌帶來的快樂,人帶來的快樂估計能回澳門體驗了,在北京打牌實在是太TILT和太艹蛋了




LOFTER:mmpp278   http://mmpp278.lofter.com/post/1d03b8d0_12af1c8b2

Comments are closed.